首页 >网游资讯

梦断澳门之我真实的烂赌人生第三十一章

2019-11-09 19:21:55 | 来源: 网游资讯

这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一点多。江老板和赵姐他们住在星际,邀请我也搬过去。考虑到都是本市人又是朋友,再加上我一个人在这边不赌时也无聊,就退了房跟他们一起前往星际。

星际娱乐场是赌王吕志和起家的大本营,座落在澳门半岛的核心文娱区,边上的总统娱乐场也是吕赌王的产业。星际的一楼是酒店大堂和演艺舞台,平常来自世界各地的演艺嘉宾全天候的轮番上演,以招徕游客。二楼是中场大厅和各种角子机,从一楼乘坐扶梯便可直达。三楼以上是各种贵宾会,一层面积约五千平呎,每个厅都有独立的休闲区,餐饮区和洗手间。我们的房间位于36层,每人1间超大的套房。不用说,这些费用全部都是由赵姐承担了。

在房间门口,我和江老板、赵姐约定,三点半在三楼的贵宾会碰面。

进到房间,我为自己磨了一杯黑咖啡,躺在外间的沙发上细细品味。吴会长的现状还是让我很震动。作为商会会长、业界领袖,他也曾是风光无穷。如今却被当年自己救助过的小兄弟逼债,想来也是让人唏嘘不已!世事无常,三十年河东转河西。没人可以保证自己一生顺风顺水、波涛不惊。根据江老板的描写,吴会长如今的境遇其实是他的企业出了问题,而澳门输钱只不过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!作为本市业界的领军房企,竟然会出现房子质量问题而无法通过工程验收,进而致使一连串的问题出现,岂不令人捧腹!只能说出现这种情况的根儿还是在吴会长自己身上,还是跟澳门有关!试想一下,一个企业负责人,整天把心思放在如何战胜赌场而对自己的企业疏于管理,企业能不出问题吗!赌博不但输了金钱,更重要的是输了理想、输了斗志、输了人格,以至于完全颠覆了自己的3观!吴会长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。可惜当时,我并没有意想到问题的严重性,以至于重蹈了吴会长的覆辙……

江老板和赵姐是昨晚到的,由于到的比较晚,所以并未下场试水。今早他们就忙着上新濠找我,看得出来,是赵姐缠着江老板所为。他俩究竟是什么关系姑且不论,煞费苦心的找到我,难道仅仅只是他乡遇故知这么简单吗?赵姐这个女人确切不简单,为了争取到优质客户,她也是蛮拼的。单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心里倒还是挺佩服她的,毕竟积极的尽业精神,还是值得称道的。

赵姐今天肯定会主动给我出码,出就出吧。权当卖了江老板一个人情。人在江湖行走,不可能独善其身。必须就的方就的圆,否则根本就没法立足。况且此行我已有120万落袋,距离200万的目标仅有80万的缺口。一旦目标任务完成,立马打道回府,绝无恋战!

看看离约定时间差不多了,便去冲了个凉。然后精神抖擞的迈出房间!

三楼的贵宾会其实是个总称,它由至尊扑克厅、星际优越会,金门尊尚会、贵宾会组成,每个贵宾厅都是个独立的单元。我到来时,他们三位已在进门的大沙发上边喝茶边等着我了。一番寒喧后,赵姐领着我们进了“星际优越会”

这是个只有六张百家乐赌桌的中型赌厅。具有独立的休闲区、餐厅、卫生间,装饰奢华使人惊叹。此时,六张赌桌有五张在开工,剩下的一张,桌面上放着“贵宾包台”的铜牌。这是赵姐提前为我们预订的。

赵姐陪着我们在桌前坐下,问道:“两位哥哥,今天打算怎么玩呀?需要多少码?”江老板冲我呵呵笑道:“我先出300个,老哥你需要多少虽然开口吧!”其实我的挎包里还有220万新濠的现金码呢,根本无需再出。我只要将新濠码交给帐房,就能立马兑换成星际码且无需任何费用。各大赌场的现金码都是相互流通的,但为了顾及江老板的面子和赵姐的热忱招待,我还是开口说道:“那我就签200个吧!”赵姐笑着接口道:“行!两位哥哥给面子!阿兵,给两位哥哥提码去!”一直站在边上的阿兵答应了1声,转身走去了帐房。

500万筹码就放在桌面上,全是10万一块的面值。赵姐分给我和江老板各300万和200万,然后站起身和阿兵坐到了桌子的尽头,把主战位置让给了我和江老板。这是一张底注两万最高200万的赌桌。荷官是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,此刻,她正按照我的吩咐在飞牌。

具体怎么打,我跟江老板事前并未商定。这样也好,省得像上次跟吴会长合伙似的,相互牵制的同时又束缚了彼此的手脚。现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双方意见不一致,我可以选择不打甚至可以去到别处寻找机会,完全不用有任何的顾虑!

荷官已飞了有七八口,牌路还是不太规整,其它的小路也未完全显现。不过大路出来的三个庄仿佛有成为庄龙的迹象,我于是示意荷官暂停,将10万筹马送上了庄。我看了看江老板,他也正冲我咧着嘴笑呢!他已先我一步把30万推在了庄上。意见一致,不谋而合!他似乎比我更加看好这个庄!好兆头!荷官把两张牌送到了江老板的面前,他随手打开其中一张,是个红桃皇后。剩下的一张,江老板先竖着看,确定有点不是公后,又横着一点点打开,嘴里不停叨叨:“三边、三边、三边!”我们也大声的随着他喊!当发现是个四边时,全场所有人都异常的紧张起来!四边是张生死牌!要么九点一枪过,要末就是俩张公等着挨揍!江老板换了个姿式,嘴里又开始叨叨:“中央有人、中央有人!”当牌掀起半张,确定中央确切有人时,江老板猛地把牌拍开:“九点!”荷官早已把闲牌打开了,是两张公。“一枪过!”全场一阵尖叫!赵姐乃至站起身来,在江老板光秃秃的脑袋上亲了一口。此举又激起了全场一阵轰笑!(未完待续)版权所有,侵权必究!

梦断澳门之我真实的烂赌人生第三十一章

印度神油无快感

arab.viagra

女用伟哥_国产女用“壮阳药”计划明年上市单价高达百元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