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动作游戏

亲近的人没了可陌生的药还在

2019-11-09 12:07:55 | 来源: 动作游戏

亲近的人没了可陌生的药还在

文/江秋萧

阿公领着我,来到寨内的一家私人诊所。一连几天的高烧没肯退的迹象,今天又得打屁股针。我一直两眼欲合不合的,精神状态很差,也是接连好几天没进食。医生唤我把裤子脱了,半坐在椅子上,先察觉屁股有点凉爽,然后一阵刺痛,差不多延续了几秒钟,在针头拔出的一瞬间,我内心在讲,哎,疼死了啦。阿公啊,我要回家。

从上周开始,秋意渐渐浓了,树上的黄叶不觉地掉落,天空不时有雁飞过。一天,我和发小在池塘边耍。我们比着看谁把石仔抛得更远。开始在同一起跑线,我小跑着,发出“恩”的声音,石仔在空中以抛物线的状态朝水中央降落,直到从那边传来“咚”一声为止。发小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,她发着小脾气,说我欺负人。我说哪里有呀。难道丢得太远也算是吗?好吧,谁叫我比你大几天,做哥哥就让你,就让你一两米的距离,而且我采取不跑直接丢的情势。此时,她终于又笑了。

发小一直有一个臭毛病,就是她很不爱干净,波长似的头发时常散发一股酸臭味。真是难为与她为邻的同学,每次无聊的时候,她爱拨乱头发,习惯性把头发往后甩,坐在后桌的我俨然是最直接的受害者。正由于这个,很多同学大都不愿意同她耍,除了我以外,只剩下同学L。其实,同学L是我一个远方亲戚。为了能让家里诞生一个男孩,她给一个老姆做女儿。这也是阿公后来告知我的。

老姆家住巷尾的一间老屋,门前的墙壁长满了苔藓,每次去找同学L,我都会呆一会看看,这绿油油的植物,原以为这一定是这个世上最美丽了。老姆还养了几只母鸡,生了鸡蛋,也常常留给同学L吃。在我眼里,老姆绝对是疼爱同学L的。村寨的阿婶阿姆总爱拿他人的闲事来闲谈,同学L有一次听到隔壁的老婶说到,老姆一个人辛辛苦苦拉扯一个小孩大挺不容易,如果有一天,孩子忽然不认她了,硬是回到了亲生父母身旁,最受伤就只有老姆这个老人家了。同学L假装没听见,像平日一样同熟人打招呼,1回到屋里,看到老姆在炉灶旁烧水,眼泪不自然就流了出来。由于她背靠老姆,所以没被发现。

我、发小和同学L经常一起上学回家。我住在巷头,发小则住在“新宅”,就是在别的地方又重新建了1间的房子。我羡慕发小的新房子,她羡慕我能够靠近同学L些。每晚,我和同学L在一起复习功课。我们总是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做着作业,而且总是电视剧播完了,可作业还剩下很多。她的成绩一向比我好,就不知她的学习秘诀是什么?

阿公啊,这药好苦。可不可以不吃了?不行啊,赶忙的,不然明日再打一针屁股。这次发热是童年时期较为严重的一次,打的屁股针也最多,估计长大后都不会再有了。

记得好几次,我偷偷把含在嘴里的药片,趁阿公不留心就吐在垃圾桶里头,还好,命大吧,我只是比较久才完全康复了。如今,很多人都失去了联系,有些人也不在了,可药片却依然还在,莫非这是在惩罚过去犯下的错么?

阳痿吃伟哥能治好吗 吃了两天伟哥阳痿了能冶好么

服用伟哥后反弹吗

印度双龙国际

印度神油在房前几分钟使用

猜你喜欢